智联招聘发布《2019年职业教育人才就业景气度报告

  伴随着“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国制造2025”等重大战略的出台,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急需大量实用技术技能人才。但目前我国高技能人才的有效供给仍然不足,国内技术技能人才短缺问题日益突出,“用工荒”现象愈演愈烈。作为技术技能人才主要供给者的职业教育机构,战略地位更加突出。国家层面和社会各界也越来越重视,今年1月24日国务院发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推动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完善,企业、院校和相关机构共同就职业教育领域的产学结合加强探索。

  智联招聘基于职业教育人才[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包括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结合智联招聘平台人群划分,提取中专、中技两类人群代表中等职业教育人群,以大专人群反映高等职业教育人群,综合分析不同群体的就业情况。]相关的招聘和求职大数据,针对我国职业教育人才的画像特征、求职特点以及就业景气度等进行了全面剖析,旨在增加社会各界对我国职业教育人才的了解、为职业教育人才求职和企业招聘提供指导、为政府制定相关政策提供数据支撑。

  2019年大专和中职人才的平均薪酬分别为7227元/月、5888元/月

  职业教育人才在金融业和高管职位薪酬水平最高,行政/后勤/文秘岗位薪资水平垫底

  与我国经济发展对技术技能人才需求不断攀升并存的,是国内职业教育院校和人才数量的持续减少,尤其是中等职业教育人才。据教育部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全国中等职业教育院校数量逐年减少,从2010年的13941所持续下降至2017年的10671所,降幅达23.46%;招生人数也持续萎缩,且降幅更大,从2010年的864.14万人减少至2017年的582.43万人,下降32.91%;毕业生人数下降拐点滞后于招生人数,但也从2014年开始进入下降通道,2017年毕业生人数为496.88万,较2013年减少26.33%。

  从人才供需关系看,当前大专和中等职业教育人才的就业市场景气指数(即CIER指数[CIER指数=招聘需求人数/求职申请人数,大于1代表人才供不应求,小于1代表人才供过于求。本报告中的招聘需求根据招聘岗位精准针对该学历群体的样本,即招聘信息中学历要求为“中专”、“中技”或“大专”的样本,不含“学历不限”的样本。])分别为3.70和2.30,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68)。即1个大专学历的求职者拥有3.7个岗位机会,1个中职学历的求职者拥有2.3个岗位机会,表明职业教育人才的就业景气度较高。另外一个数据显示,当前投递面向大专和中等职业教育学历岗位的求职者中,这两类人才占42.92%,其余为高中、初中、本科等其他学历人才。意味着,与市场需求相比,作为目标群体的职业教育人才供给更显不足。

  从变化趋势看,2018年以来,大专人才的CIER指数较为平稳,2019年一季度受全国就业形势承压影响,需求人数同比下降8.82%,求职人数同比上升12.30%,综合导致CIER指数下降。中等职业教育人才CIER指数则呈上升趋势,由2018年一季度的2.00升至2018年四季度的2.43,2019年一季度小幅将至2.30,仍高于去年同期。且2019年一季度企业对中等职业教育人才的招聘需求人数同比增幅达50.61%,远高于其他学历人才。一定程度说明更偏技能实操的中职人才越来越热门,人才缺口呈扩大趋势。

  2017年,智联招聘曾针对44万名应届生进行了一项NET[ NET是通过专业测评工具评估毕业生就业能力的全国性标准化统测,从通用能力、性格特征与职业价值观三个方面对毕业生进行系统评估,并为其精准推荐就业岗位。NET由智联测评研究院研发,经过多位心理测量专家和人力资源管理工作者的共同论证及检验,并通过了中国心理学测量委员会的专业资质认证。]测试,测试对象来自全国16个省市的200所高校,包括从中专到博士等各学历阶段的学生,覆盖12个学科专业。根据测试结果发布的《2017年大学生就业力诊断报告》显示,中专及以下学历人才在言语理解、数理应用、逻辑推理、问题解决、创新能力等方面的得分均高于大专生,可见虽然中职人才的学历不及大专,但各方面能力并不差甚至更优,对企业来说是性价比更高的招聘对象,这也是导致人才需求越来越旺、就业景气度整体升高的原因之一。另外,虽然大专、中专及以下学历人才在言语理解、数理应用、逻辑推理、问题解决等方面的能力得分低于本科生和硕士及以上人才,特别在数理应用、逻辑推理能力上差距较大,但在创新能力上实力相当,不同学历的人才在创新能力上并未表现出明显差异,这也是求职者可以脱离高校教育而进行自我培养和提升的核心技能,如何激发他们的创新潜能来不断适应新技术发展的要求,这对于产业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

  聚焦细分领域,向招聘职业教育人才的岗位投递简历的求职者,在求职时更喜欢尝试不同的机会,跨行业、跨职业投递现象较为普遍,平均每人投递4.92个行业、5.35个职业。导致虽然总体职业教育人才的CIER指数较高,但分行业、职业的CIER指数并不高,多数小于1,竞争较为激烈。

  从行业看,市场上职业教育人才需求最多的行业并不是我们传统印象中的制造业,而是互联网/电子商务。当前,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对大专和中职人才的需求人数占比分别为15.48%、18.45%,CIER指数也均大于1,职业教育人才在这个行业就业机会较多。“互联网+”的长足发展使得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人才需求体量领先;另一方面,如下图所示,大专和中职人才所学专业人数前二十中,也不乏计算机技术、电子商务等专业,他们也正成为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不可或缺的人才力量。

  除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外,保险、中介服务、教育/培训/院校、医药/生物工程等行业对大专人才比较友好,指数值分别为2.19、1.30、1.19、1.06。

  而中介服务业、保险、信托/担保/拍卖/典当等对中等职业教育人才需求更多,CIER指数分别为3.94、2.88、2.34。与大专人才不同的是,中职人才在网络游戏、外包服务、通信/电信运营与增值服务等行业的CIER指数也大于1,存在的就业机会更多。

  从职业看,销售业务的需求在各行各业中都是占比较高的,因此人才需求量大。加之销售岗位对专业背景、从业经验等要求较低,是兼容性比较强的岗位,对职业教育人才来说是不错的选择。根据最新的大数据,销售业务对大专和中职人才的招聘需求人数在所有职业中的占比分别达23.32%、23.85%,位居首位,CIER指数也位列前三,分别为1.68、1.81,人才供不应求。

  除此之外,大专人才就业景气度好的职业还包括保险、翻译、生物/制药/医疗器械[该职业大类下,招聘人数较多的岗位主要包括医药学术推广、制药、医疗器械销售、药品生产/质量管理等。]、教育/培训等,CIER指数分别为1.67、1.64、1.15、1.08。大专学历的人才就业景气度差的职业集中在管理类岗位以及财务、行政等职能类岗位。

  中职人才就业景气度较好的职业还包括房地产开发/经纪/中介、保险、银行、客服/售前/售后技术支持等,CIER指数分别为3.11、2.45、1.78、1.59。与大专人才不同的是,中职人才的高级管理职业就业景气度较好,CIER指数为1.23,但这一职业针对中职学历招聘的并非大公司的中高层,而是以合伙人、工厂厂长/副厂长等岗位为主。就业景气度较差的职业主要是生产管理、服装纺织、项目协调等工作岗位上。

  从区域看,一线、新一线和二线城市对职业教育人才来说就业景气情况均不乐观,CIER指数均小于1,人才供给过剩,求职竞争激烈。向招聘大专学历的岗位投递简历的求职者在地域的选择上更为多元,同时投递不同城市的情况较多,因此四线以上城市面向大专学历招聘的岗位竞争均较激烈,CIER指数均小于1,仅五线城市的CIER指数大于1,为1.05。

  中职人才在三线、四线、五线城市均存在人才缺口,CIER指数分别为1.51、2.72、5.55。

  虽然二线以上城市就业机会多、人才需求量大,但人才聚集导致竞争异常激烈,生活成本高、落户难等问题也是影响生活质量的因素,职业教育人才在求职时应综合考虑机会和成本。

  从跳槽周期看,智联招聘数据显示,职业教育人才的跳槽周期高于本科和硕士及以上人群,其中,中等职业教育人才周期又长于大专。可见,学历水平越高,跳槽周期越短。具体来看,中职人才的跳槽周期达35个月,即一份工作平均会做到3年左右;大专人群平均每份工作坚持27个月;本科人群跳槽周期为23个月;硕士人才跳槽周期仅为19个月,约一年半的时间。说明相比更高学历人才,职业教育人群的工作粘性和稳定性更强,对风险的偏好度更低。

  从人才在行业/职业间的流动情况看,当前职业教育人才求职时投递了其他行业的比例为91.75%,投递了其他职业的比例是72.90%,可见其跨行、跨岗位的流动性非常高。结合其跳槽周期长的特点,一定程度说明职业教育人才求职时虽然广撒网,多尝试,但成功跳槽还是存在难度。

  结合这类人才的就业景气度数据,侧面反映出,虽然我国职业教育人才紧缺,但其缺少的是高素质技能人才, 而当前国内就业市场上供给人才质量与需求存在严重的错配情况。求职者求职行为冒进,且企业用人需求无法被满足,或综合导致企业用工荒和人才求职难并存的现象。

  从行业、职业间的流动情况看,职业教育人才分布集中的行业/职业也是其流动性较大的行业/职业,行业/职业的人才集中度和活跃度基本成正比。

  行业间流动方面,数据显示,趋势上来看,职业教育人才正在从互联网/电子商务、房地产/建筑/建材/工程、汽车/摩托车、加工制造(原料加工/模具)、酒店/餐饮等行业流出,流入到专业服务/咨询(财会/法律/人力资源等)、贸易/进出口、环保、医药/生物工程、医疗设备/器械等行业。说明大众关于“互联网行业分流了制造业人才,导致制造业’用工荒’”的观点或许略显片面,或者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如今互联网行业也是职业教育人才紧缺且将面临流失的行业。而职业教育人才对专业服务/咨询(财会/法律/人力资源等)行业和未来发展被看好的环保、医药/生物工程等行业表现出极大兴趣。

  注:上表中百分数的基数均为职业教育人才总数。如:对于专业服务/咨询行业来说,本阶段有2.15%的职业教育人才处于该行业,有3.79%的职业教育人才投递了该行业,因此,有1.64%的职业教育人才想要从其他行业流入到该行业。下表同。

  职业间流动数据显示,销售业务、IT质量管理/测试/配置管理等人才紧缺的职业正面临人才进一步流失的压力,有意向从以上职业流出的职业教育人才占所有职业教育人才的1.36%、1.04%;而行政/后勤/文秘、物流/仓储这类人才过剩的职业或将迎来更多人才流入,加剧竞争程度,现阶段分别有3.45%、0.71%的职业教育人才有意向从其他职业流入这些职业。

  有以上这些人才紧缺或过剩程度进一步加剧的职业,也有得到缓解的职业。2019年一季度,1.01%的职业教育人才希望离开就业景气度较差的项目管理/项目协调岗位,转向其他岗位;0.75%和0.53%的职业教育人才希望转向就业景气度较好的房地产开发/经纪/中介和生物/制药/医疗器械岗位。

  从区域间流动看,数据显示,职业教育人才有进一步向二线以上城市集聚的趋势。新一线、一线、二线城市的职业教育人才分别占33.36%、22.65%、21.81%,同时分别有1.90%、0.68%、1.18%的职业教育人才希望从其他地区流向以上地区。这将进一步加剧二线以上城市就业景气度较差、竞争激烈的情况。

  从大专和中等职业教育人才投递岗位的学历要求情况看,大专人群投递的岗位中,学历要求为大专的占约一半,其次是本科学历(23.24%),不限学历占17.12%;中等职业教育人才投向的岗位中,占比最高的是要求大专学历的,而非中专/中技。可见职业教育人才普遍积极挑战学历要求更高的岗位,不言而喻,学历要求更高的岗位工作内容更充实,薪酬更高,福利条件也更好,因此不管是中职学历还是大专学历,他们都不被学历局限求职行为,但从求职效果来看,积极深造,提升自身的技能,进一步符合招聘岗位的标准,或许是这类人才实现高质量就业的唯一通道。

  职业教育人才的薪酬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大专人才的薪酬水平较为平稳,当前为7227元/月,仅同比增长0.12%;中等职业教育人才的薪酬水平虽然较大专人群低1500元左右,但近两年增势较好,当前为5888元/月,同比提升4.32%。职业教育人才的薪酬水平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虽然存在一定差距,但也在合理范围内,并且基于当前国内就业市场上职业教育人才紧缺的现状,职业教育人才的薪资待遇未来上涨空间较为可观。

  从各行业薪资水平看,职业教育人才平均薪酬排名靠前的行业均为基金/证券/期货/投资、信托/担保/拍卖/典当、银行等金融行业,这一趋势与全学历人才总体情况一致。其中,大专人才的基金/证券/期货/投资行业薪资最高,达10909元/月,办公用品及设备是既竞争激烈又薪酬偏低的行业。

  中等职业教育人才薪资最高的行业为信托/担保/拍卖/典当,平均薪酬为7927元/月。除此之外,中等职业教育人才的礼品/玩具/工艺美术/收藏品/奢侈品行业薪酬水平位居第五(7389元/月),值得关注。对于中等职业教育人才来说,旅游/度假行业的CIER指数仅为0.32,需求人数占比为0.35%,人才供给过剩,竞争激烈,且2019年一季度平均薪酬排名靠后,为5037元/月。建议职业教育人才求职时避开这类职业。

  分职业来看,大专学历人才和中等职业教育人才平均薪酬最高的职业均为高级管理,分别达到了17462元/月和14927元/月,远高于其他职业。其中大专学历人才在生物/制药/医疗器械职业的平均薪酬为8433元/月,排在前十之列,CIER指数为1.15,属于有一定人才缺口且薪资较好的职业。

  在中等职业教育人才平均薪酬排名前十的职业里,房地产开发/经纪/中介、保险、销售三个职业的CIER指数分别达到了3.11和2.45、1.81,占据了职业景气度最高的前三名。说明以上职业的就业形势较好,且薪酬较高,求职者可多关注这些职业的发展情况。

  财务/审计/税务、行政/后勤/文秘是职业教育人才平均薪酬较低的职业,在平均薪酬最低的十个职业里几乎垫底。财务和行政岗位有一定的共性,即根据岗位职责和要求不同,职业层级划分明显,且与薪资水平直接挂钩。而职业教育人才涉猎行业广泛但专业高度不足,这也导致很多从事类似职业的职业教育人才停留在初级岗位,难以获得更高的薪酬。除低薪以外,这两个职业的CIER指数也较低,为0.18,竞争激烈,因此不管是求职者找工作,还是职业教育类院校培养人才都应注意这类技能的市场需求变化。

  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带来技术技能人才缺口不断扩大,但另一方面,我国职业教育人才找工作时仍面临一定困难。原因在于,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当前输出的人才整体素质还达不到经济转型升级对高技能人才的要求,因此造成企业“用工荒”和人才求职难并存的尴尬局面。但随着国家及社会各界对职业教育的日益重视,随着职业教育改革举措的有力推进,这一窘境将得到改善。职业教育人才也应通过提升终身学习能力,持续为自己的职业发展加码。